未来写稿机器人怎样与记者编辑愉快相处?——

来源:未知2019-03-08 20:38

  在6月21日下午举办的互联网前沿沙龙PRO上,腾讯研究院发布了《人工智能时代:新闻业的谢幕与重生》报告指出:人工智能的发展直接推动了新闻业从手工业阶段跨越到流水线大工业时代,从内容生产、渠道分发、用户信息反馈,新闻业正在经历有史以来最为震撼的技术大变革。

  在生产端,媒体终于迈进自动化门槛。机器人替代普通劳动力不仅发生在富士康等制造业,如今也进入智力密集的新闻业;在分发端,以天天快报、今日头条为代表的个性化阅读客户端,也在掀起一场巨大的变革;在接收端,深度阅读可望不可及,纯文字的传统阅读变得更为小众化和精英化,图片和视频开始升格为21世纪主流文本表现形式。

  人工智能的发展,推动新闻业直接从手工业阶段跨越到流水线大工业时代,从内容生产、渠道分发、用户信息反馈,新闻业正在经历有史以来最为震撼的大变革。

  这份报告指出,资深的业内人士笃信人工智能将主宰未来的新闻业,彭博社总编辑John Micklethwait认为AI技术将对新闻业的未来起到决定性作用;《纽约》杂志作者 Kevin Roose称 “自动写作将是未来新闻行业最佳发展趋势。”Narrative Science预计,到2020年前后,90%以上的新闻报道都将由机器来完成。

  在这一过程中,传统报刊、电视、广播媒体的影响力将进一步衰弱,而拥有技术优势的新媒体、特别是一些超级信息分发平台开始成为新闻业的新枢纽,它们掌握先天的强大渠道分发优势,并借此进一步影响上游内容生产,以便更好满足用户胃口。

  人工智能技术在媒体的应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场机器对人力的大范围替代,新闻业的灵魂正在从“写作者的情怀”让位于“工程师的严谨”,“机进人退”的幕布拉开了。某种程度上看,传统意义上的新闻业正在消融。

  腾讯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周政华的这份报告,提出了一个令人悲壮的论断:人工智能对新闻业的摧毁式创新。新闻业的内容生产、内容分发、内容监测和内容终端,都在实现智能化。曾经被认为最不可能替代人的内容生产领域,也在发生变化。中国人工智能在媒体领域应用的开始时间较晚,不过近几年也在迎头赶上。

  2015年9月10日,腾讯财经推出自动化新闻写作机器人Dream Writer,主笔发布了首篇新闻《8月CPI同比上涨2.0%创12个月新高》,该报道抓取了国家统计局发布的CPI相关数据,同时援引了行业专家和业内人士的分析。据Dream Writer的研发团队透露,它的内容生产方式主要是基于大数据分析平台,在短时间内选出新闻点、抓取相关资料,通过学习固定的新闻模板生成稿件,它的优势在于适用在信息量巨大的财经资讯类新闻,在准确率和时效性上都完胜人类记者编辑。

  与普通的编辑人员不同的是,智能写作机器人通过文本风格模式的识别,使用算法进行数据加工处理,并运用计算机程序自动化生成文本内容。相比普通的新闻记者,“智能记者”在时效性、准确性上更加具有优势可言。目前,人工智能在新闻媒体内容生产领域的智能化应用还处于比较基础的状态,能做到效率的提高,还未能进行更加深度的分析和解释。

  北京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执行院长喻国明认为,传统新闻业的危机并不是传播业的危机,而只是某种媒体形态、介质的危机。他认为,判断一个技术形态和传播形态是否有未来,可以参考三个标准:是否可以增加人与人、人与社会和人与环境之间的连接性和丰富性;能否赋能于人并使得它的自由度和自由空间扩大;人们面对现实的复杂性时,是否收获更多的掌控力。

  不过,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展江认为,人工智能也许更擅长在体育赛事这类媒介事件中抓取数据生成报道。但从全球范围来看,特别是国际知名媒体,在面对突发的新闻事件时,特别是灾难性事件,记者可能仍需在场,起码在尚未进入强人工智能时代之前,新闻最为核心的部分依然离不开人。他表示,对任何技术的发展要持开放态度,看到它的巨大潜力,审慎评估人和机器的作用。

  从自然语言处理到算法分发等人工智能技术的应用,极大提高了新闻的生产和分发效率。腾讯内容机器人项目负责人、新闻产品技术部副总监刘康在会上表示,腾讯的写稿机器人Dreamwriter 从2015年上线多万篇稿件,平均篇幅在200到1000字之间,平均每篇文章的生成时间在0.46秒左右。据悉,腾讯Dreamwriter撰写的稿件以体育、证券类新闻居多。

  不过,刘康认为,写稿机器人并不会完全代替记者和编辑,目前来看,他们并不会对立,写稿机器人可以成为记者编辑的助手,凭借其强大的计算能力和不知疲倦的特性,将采编人员从搜集整理素材等繁复的劳动中解放出来,集中精力做更有价值的事情,这一点充满了想象空间。

  《人工智能时代:新闻业的谢幕与重生》主执笔人、腾讯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周政华认为,随着内容生产、分发、用户追踪逐步自动化,新闻的教育、业务到社会影响已经开始发生不可逆转的结构性变化。拒绝算法无疑是自外于潮流之外,对于传统新闻业来说,更明智的选择是,把新闻专业主义贯穿甚至凌驾在算法之上,算法依然服务于新闻业所追求的真实和客观,并随时根据新的形势进行算法的调整。在未来的信息供给中,传统新闻业的也许不复存在,但依然可以尝试扮演社会灯塔的角色。

作者:admin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