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个好保姆真是难

来源:未知2019-08-10 23:59

  随着二孩政策的放开和社会老龄化进程的加快,社会对养老看护和母婴护理等家政服务需求量与日俱增,家政服务已成为很多家庭的“刚需”,发展前景看好。但是,近年来,家政服务行业暴露出的一些行业痛点令人担忧,如从业人员持证率低、服务水平不一、失信惩戒机制不健全、雇用双方信息不对称等问题时有显现,导致的纠纷并非个例,家政服务业制定行业标准迫在眉睫。

  孙女士是一位“80后”二孩妈妈,几个月前,通过熟人介绍,请了一位本地阿姨到家里照顾一周岁的女儿。阿姨说自己有照顾幼儿的经验,但没有健康证。孙女士想自掏腰包,带她去医院体检,阿姨却很不情愿,再三强调自己很健康,不需要体检。

  虽然阿姨还是“上岗”了,但“体检事件”让双方有些不愉快。一段时间后,孙女士发现这位阿姨脾气有点急躁,对孩子说话的语气有点凶,就找个理由辞退了她。“保姆真的很难找,有关保姆的一些负面新闻也挺多,有点忐忑,也很无奈。”孙女士说。

  据了解,目前,家政服务行业专项职业能力证书有母婴护理、医院护理、老年照料三类。市人社局劳动人事培训中心相关负责人介绍,以母婴护理专项职业能力证书为例,家政服务从业人员要在培训机构脱产学习146个课时,才能参加理论考试和技能鉴定。从我市的情况看,家政服务从业人员以农村低学历中年妇女为主,有参加培训的人员基本都可通过考核。培训考试的费用在3000元左右,其中市财政补贴1000元。

  据我市人社部门统计,2018年我市家政服务从业人员超过7000人,但获得专项职业能力证书的不足500人,持证率仅为7%,绝大部分从业者仅经过简单培训就上岗了。

  “母婴护理员持证上岗的报酬并无明显优势,导致多数从业人员认为考证‘费时费钱不讨好’。”市金嫂职业技能培训学校校长余小玲说。

  此外,由于家政技能培训运营成本较高,也影响了培训的开展。据了解,目前我市家政服务从业人员培训机构主要有两家,老年照料需学习200课时,母婴护理146课时,医务护理180课时。根据《家政服务(专项能力)培训机构职业设置条件》等规定,办班规模30人/班,配备教师4人(需持相应专业,从业经验不少于2年);人数若超出30人,教师及实训设备也要相应增加。家政服务培训机构建筑面积不少于320平方米,照明、通风、环保、消防、卫生等均要符合国家相关规定,这种场地的租金并不便宜。

  市发改局服务业发展中心相关负责人表示,下步将加强行业的规范建设,起草《瑞安市加快发展家庭服务业的实施意见》上报市政府,全面指导行业规范建设,在行业准入、资质审核、开业条件等方面规范管理。

  市人社局劳动人事培训中心相关负责人建议,可以考虑将“持证上岗”作为行业强制性标准。建议行业主管部门重视推动家政服务业法律法规的完善,为行业发展提供上位法依据,尤其要将“持证上岗”列为行业强制性标准,推动家政服务职业化建设,遏制行业乱象。

  “我以前请过一个阿姨,干活不认真,偷懒磨洋工,服务质量很难评定,甚至偷钱……找个阿姨真的是心力憔悴。”家住罗阳大道的林女士向记者讲述了一段经历:去年上半年,她请了一名保姆,专门照顾孙女。平时,家里人上班,只有保姆在家带孩子。一次,她不经意发现卧室抽屉里的钱好像少了200元,起初她没放在心上,以为自己记错了。后来,她特意数清楚钱放进抽屉,并安装了监控。结果她发现,保姆居然偷偷从抽屉里拿钱。最终,对方承认先后拿走了近3000元,气得林女士当场报了警。

  记者走访发现,一般情况下,家政服务从业人员想要找工作,只需要拿着身份证去家政服务公司登记就行。想请保姆的雇主去家政服务公司见个面,谈了价格就可以,没办法保证诚信。

  从目前情况来看,家政服务从业人员只要提供相应的资格证件和健康证件即可上岗,对于其信用方面的问题,家政服务企业一般不会核查。

  此外,因家政服务从业人员常常以个人名义与雇主签订合同,甚至不签合同,并且极少主动向流动人口管理部门申报登记,因此公安机关对其管理难度很大,甚至个别涉嫌违法犯罪的人员可能还会使用虚假证件找工作。

  市人社局劳动人事培训中心相关负责人建议,可出台有关家政服务从业人员的准入标准,明确家政服务企业核查从业者的征信信息为强制性措施,同时建议免除相应核查费用;明确家政服务企业应当在招用人员时及时向公安机关(流动人口管理机关)申报信息。

  陈女士与丈夫都是教师,有了第二个孩子后,家庭、工作两头忙,陈女士先后通过中介请过多名保姆,虽然合同中事先约定了双方的权利和义务,但大部分只停留在纸上,想找一位合适的阿姨并不容易。“合同上约定了怎么休息、法定节假日工资怎么计算,权利、义务都有标注。但说实话,这个意义并不大,我们家先后换过5个阿姨,最大问题是,她们的健康不靠谱。”陈女士说。

  去年经人介绍,陈女士请了一名保姆,对方出示了健康证。但后来陈女士发现保姆有脚癣,夫妻俩担心会传染给宝宝,第二天就把保姆给辞掉了。

  据了解,根据《食品安全法》《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传染病防治法》等法律法规规定,从事食品生产经营、公共场所服务、化妆品、幼托机构保育等五大行业的从业人员,每年必须接受预防性健康检查,办理健康证并持证上岗。在这些法律法规中,从事食品加工、饭馆、旅店等57个行业从业人员,明确要求办理健康证,但其中并无家政服务行业。

  记者随机采访了解到,有部分雇主自己掏腰包让保姆去体检。按照规定,体检地点是当地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或经卫生行政部门审批承担预防性健康检查的医疗卫生机构,未经批准擅自开展此项工作的,其出具的体检单卫生监督机构不予受理签发健康证。令人担忧的是,部分未列入基层疾控中心的体检点迎合市场需求,办理“假证”。

  据了解,办理健康证体检通常涉及痢疾、伤寒、活动期肺结核、皮肤病(传染性)等传染病,而家政服务从业人员仅检查这些项目还不够,尤其是对于专门负责婴幼儿看护的人员。比如阿米巴痢疾、甲型肝炎、戊型肝炎、乙型肝炎(大三阳)、妇科疾病等,这些疾病传染性强,且极易通过不良的生活习惯、共用浴室、坐便器和洗具形成交叉感染。因此,即使办理了健康证的家政服务从业人员,其健康状态仍然存疑。

  此外,家政服务从业人员健康体检自由度大,缺乏统一标准。虽然《家庭服务业管理暂行办法》第19条规定“家庭服务员应当如实向家庭服务机构提供本人身份、学历、健康状况、技能等证明材料,并向家庭服务机构提供真实有效的住址和联系方式”,但是对于各类家政服务从业人员健康状况材料应当包括哪些内容没有明确规定。家政服务从业人员前往医院检查,体检项目基本靠雇主对疾病的认知进行选择,无法覆盖绝大部分传染性疾病。

  市卫生健康局体制改革科副科长王章钦建议,提高行业准入门槛,将取得健康资质作为从事家政服务的前提条件,以部门规章的形式规定从业人员必须接受专业化、规范化的健康筛查;建立家政服务从业人员健康标准,定制统一健康查控平台,统一录入家政服务从业人员的健康体检结果,定制可查询、可监控的专项平台。此外,针对体检费用一次性支出较大导致家政服务从业人员怠于体检的状况,建议采取以财政补助、参检人员自付相结合的费用分摊模式。(记者欧苗苗通讯员张闯/文记者孙凛/图)

  2018年,我国家政服务从业人员数量约为2800万,是农村转移就业人员和下岗失业人员再就业的重要领域,家政服务业产业规模连续保持了20%以上的年增长率。国家陆续推出了农民工职业技能提升计划“春潮行动”“巾帼家政服务”培训工程等,旨在解决他们的职业能力评价问题,提高其就业能力。

作者:admin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