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北京的21个邪地传说(温馨提示:胆小勿看)

来源:未知2019-07-16 01:36

  大家都知道故宫对外开放的其实只是一部分,还有很大一部分是不对外开放的。具体原因谁也说不清楚。但传说,刚解放那会,故宫博物院晚上巡查保卫的人员经常看见有种奇怪的动物,说像老鼠但特别大,说像猪又跑的奇快。人说这是皇族养在东西宫内镇宫之兽。后来好些人想抓住一两只,但这快六十年了,看见的人越来越多,却没人真正抓住过一只!想来线年,北京前门。鸦片战争后,清政府打开国门,欧美日的外交官、商人和传教士涌向北京,带来了西方的文化和技术,同时也加剧了中国老百姓与清王朝之间的矛盾,矛盾达到顶点的标志性事件便是义和团起义。剿灭义和团后不久,清政府也轰然倒下,中国也从此结束了封建帝制。

  这北新桥的海眼被动过,一回是日本鬼子进北京,顺大铁链子往上拉,拉了一两公里,就看底下呼呼的往上翻黄汤,还隐隐的有海风的声音,伴着腥味。日本人慌了,赶紧把链子又顺了回去。第二次是破四旧。也把大铁链子往上拉,结果跟日本人一样。也全吓傻了,赶紧恢复了原貌。最近一次跟北新桥海眼有关的事是修地铁几号线来的,新闻里还播了,说是为了不破坏北新桥的一口古井,地铁绕了多少多少公里。

  元称顺承门讹传顺治门,宣武门外为菜市口刑场,囚车从此门经常出入,人称“死门”,令人回味的是:瓮城上的午炮每日一响,声震京华,京人以此对时,人称:“宣武午炮”。

  菜市口是清朝的刑场。有这么一家裁缝铺子,就住菜市口,由于手艺好,生意很旺盛。时间久了就远近都出了名。就说这有这么一年,夏景天儿,菜市口外砍死了一个乱党。当天晚上,裁缝铺掌柜的睡着正香,突然发现屋里有人走动,心里一想,八成闹贼。可又一想,这贼就让他闹吧,反正我这屋里一件值钱的东西都没有。就眯缝着眼睛瞅着,这贼摸索了一会,倒也懂事出门随手把们给关了。第二天,掌柜的起床看看丢没丢什么东西,一收拾发现自己的针线笸箩不见了。就在这时外头有人喊:掌柜的快出来看看吧。掌柜的出门跟众人到荒郊一看,昨天那个斩首的人,脑袋和身子连在了一起。而且脖子上有一串细细的线痕,旁边就扔着裁缝铺的笸箩!

  宣武门,又称顺直门,指“武烈宜扬”,宣武门外为菜市口刑场,囚车从此门经常出入,人称“死门”。菜市口斜对过儿有个鹤年堂,刀伤药出名。每次行完刑,夜里总有“人”拍门买刀伤药。后来,到鹤年堂买刀伤药也成了老北京的一句骂人俗话了。

  现在钟楼的大钟不敲了,当年敲的时候,尾音里总是带着隐隐的“邪,邪,邪”的声音。这老人就该说了:这铸钟娘娘又在找她的鞋了!说这铸钟师傅里有个年纪最大最受人尊重的,家里有个小女儿。这天小女儿来到铸钟厂给爸爸送饭,没想到一头冲进了化钟炉。大家一看不好都上去拦,可都晚了一步,只有爸爸抓住了一只绣花鞋。可谁知大家一看化钟炉,铜水变成了另一种颜色。大家齐努力,竟连夜铸成了大钟。至于说后来,铸钟厂拆了在原址盖了一座铸钟娘娘庙,现在好像也拆了鼓楼后面就放着那口不用的铁钟。

  话说多少年前的那场大火,把隆福大厦一把火点了。曾经住过东四的人,而且不仅住过东四的人都知道,那会儿,隆福大厦和它跟前儿的那条胡同多火啊!

  可着了火以后呢,就完了吧?彻底完了。这是因为破了风水了。隆福大厦头喽的那跟牌楼似的叫做隆福寺的建筑是后盖的,就头两年的事儿。盖那东西的时候,从地底下挖出两只石龟来,挖出来的石龟上刻着字,刘伯温埋的,石龟挖出来后就运走了,自此,东四彻底废了,隆福大厦更是一蹶不振。还有传得更邪的,说那俩石龟个儿挺大的,每个都得跟汽车似的,是真不小啊。不过去年隆福大厦边儿上盖了一个娃哈哈酒楼,倍儿火,异常的火,杭州菜。不知道什么原因,真是异常的火。

  八四年左右北京发生了件大事,当时人们、尤其是住在劲松附近的,个个都是人心惶惶的。大家都在传说李老住的那幢楼闹鬼,每当天黑,一进那个楼门,就能听到凄惨的哭声,在你耳边萦绕,并可以看到周围鬼火闪烁,而楼道里的照明灯也忽明忽暗,足已吓破人胆。而到了夜深人静家家进入梦香时,门外却热闹非凡,聊天儿的、搬东西的、打架的、骂孩子的声音都清清楚楚,但当人们打开房门,声音骤停,只留下探头观看的邻居面面相觑。

  你们知道为什么万寿山上要盖个佛香阁吗?说当年皇帝想在海淀这片风景秀美的地段造大园子。最早是乾隆皇帝,人家说这万寿山下是个古墓。是明朝某个王妃的墓,动不得。

  号称这妃子当年可不是善主,她的墓动不得!乾隆听了,说怕什么,给我挖喽。底下人哪敢不从,当然只能挖,谁知一挖挖出了乱子。乾隆亲到现场一看墓的大石门已被挖开,可是门里面刻着八个大字:你不动我,我不动你!!乾隆一下就吓坏了。赶忙命人把土都盖回去,并在万寿山上盖一大庙镇住这不冥的鬼魂!这就是佛香阁了!

  北京的330路车当初是颐和园开住香山的公共汽车,大约是92年,有一个晚上的330末班车,一个小伙子上来了坐在车里。左右一看,这个车里很空,只有司机,售票员,和两个坐在一起的乘客。这时下一站到了,上来一个老头,然后车就缓缓的开动了。刚过5分钟,这个老头就走过来一把抓住小伙子的衣领说:“你刚才骂我干什么?”小伙子:“我没有骂你呀?”“你骂我还不承认,这事没完,你得马上跟我下车,这事没完!司机马上停车!!”司机没办法只好停车。老头和小伙子下车后,小伙子就问这个老头:“你有病呀,谁骂你了??”

  “小伙子,你还不谢谢我!你没看见刚才车里的那两个人没有腿吗?”结果第二天这个末班车就再也没有了踪影!这个事北京电视台还曾经在电视上辟谣呢,反正挺有意思的!

  1996年秋天,因为是大一新生,我们被“发配”到了位于北京城区西北的昌平园。当时在这个荒凉的园区里流传着这样一个恐怖的故事。

  据说,故事发生在1994年4号楼的4楼女生宿舍。有一天晚上,11点宿舍熄灯后,有一个女生到水房打水,经过昏暗的走廊时,忽然听到后面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红马甲要吗……”,女生听后只觉毛骨悚然,一阵狂奔回到宿舍。

  随后的几天,女生一个人都不敢去打水。事情似乎就这样过去。过了一阵子,这个女孩也就没再把这个事记在心上。有一天,还是11点熄灯后,女生一个人到水房打水,奇怪的声音再次响起“红马甲要吗……”,这次女生以为是什么人在开玩笑,而她也觉得这个玩笑开得有些无聊,于是大喊了一声“要!”随后似乎也没什么事情发生,女生于是端着水回到宿舍。

  第二天,同学们起床后,见那个女生还睡在床上,都觉得非常奇怪,因为平时她都是第一个起床的,今天怎么还不起床?同学们就到她床边叫她,可怎么叫也叫不醒。掀开被子一看,女生浑身鲜红,真好像穿了一件红色马甲,已经没有了气息。

  这个故事据说一直在流传,从上届的学长传给了后来的师弟师妹们。后来打听到的消息是,94级确实有个女生在半夜死去,死因是脑溢血……

  这幢楼是1900年左右由皇帝赐给英国人建的教堂,当时和它一起建的就是王府井的教堂,但是由于工期比王府井那座慢,后来又爆发了战争,这座就停工了。据说在此楼下曾经有五公里长的地下通道,可以通往团结湖,在修环线地铁时被填埋了。这栋废弃的小楼曾经被电视剧组使用过多次,其中就包括一手捧红了陆毅的海岩剧《永不瞑目》。这无疑解释了那些过路人晚上对这栋无人小楼出现灯光的惊怵。

  东直门簋街几乎是北京人生活中必不可少的部分。但无论是白天的宽敞平坦,还是夜晚的觥酬交错,似乎都和“鬼气森色”毫不搭界。带着疑问记者寻访了在隔街路边纳凉的几位老人。老人很热情,你一言我一语地道出很多关于簋街的故事。

  “姑娘,看见街头那个大酒杯了吧,下面写的是‘簋街’,不是小鬼儿的‘鬼儿’,这都是图文雅后改的。”老人清清嗓子接着说:“住在东直门的老人儿都知道,几十年前这儿可并不是这样,从城门楼往外看是一的坟场,城门里的棺材铺子倒是不少,平时也没什么人。”

  “这门过去就是抬死人用的”,另一个看起来更年长的说:“不过说不上什么时候开始有了早市了,天没亮就开张,卖的都是小东西,小煤灯忽闪忽闪的,还真有点像鬼火。”

  这些都是解放前的传说,真正的餐饮一条街的形成是在1997年,当时还没有一条通宵营业的饮食街,当时也就几个商家,人气不旺,“鬼”名气也就不胫而走了。

  即便后来红火了也有人说夜里城外的鬼都进来吃饭,要不怎么白天没有夜里热闹呢。但爱热闹的现代人也就把这些当成餐桌上的谈资,一笑而过。

  曹家屡逢巨变之后,曹雪芹离开蒜市口,曾迁居到此。曹雪芹就在这里写下了《石头记》,纪晓岚曾描述过这所房子:“袭文达公赐第在宣武门内石虎胡同,文达之前为右翼宗学,宗学之前为吴额驸(吴三桂之子)府,吴额驸之前为前明大学士周延儒第,阅年既久,故不免有时变怪,然不为人害也。厅西小房两楹,曰‘好春轩’,为文达燕见宾客地,北壁一门,横通小屋两极楹,童仆夜宿其中,睡后多为魅出,不知是鬼是狐,故无敢下榻其中者。”据当地久居的人说,在这里住的人,时间长了都会在夜里听到丝竹之声,夹杂有年轻女人幽怨的吟诗声……

  关于此地有两种说法,一种相传此处是明朝张江陵故宅,张江陵即明代著名改革家张居正,万历十一年(1583年)三月,神宗下诏夺去张居正上柱

  国封号和文忠赐谥,并撤其子锦衣卫的指挥职务。五月,张宅被查抄,饿死十余口,长子敬修,三子懋修投井未死,保存了一条性命。神宗在刑部尚书潘季驯的乞求下,特留空宅一所,田十顷,以赡养张居正的八旬老母。家中多冤死,就开始传说有冤魂出没。另外一种是说此处建会馆之前为乱葬岗子,后初年有佛山大贾斥资建义庄,雇一面如狮的麻风老者看管义庄,待老人在此居住之后,乱葬岗子原来的夜夜鬼哭和磷磷鬼火渐渐少了,直至老人无疾而终,因为其曾患麻风,面目骇人,从无百姓赶上前搭讪,老人的身份也永远成了迷……自老人死后,厉鬼重生,有行止不端或者不孝人家常见墙外无端扔来些石头瓦砾,并传来訇骂声,开门却杳无一人……

  以前听人说,北京修地铁的时候,工程进行得很不顺利,不是这出问题,就是那有险情,还经常遭遇根本无法解释的难题。

  人们就说这是因为地铁施工中挖出来了好多尸骨,那些魂魄无家可归就出来阻挠。后来还是请了得道的高僧,连做了好多天的法事,请求神灵僻佑施工,并且保证以后每晚23点以后(子时之前),会关闭地铁,然后让列车空驶一个往返,将被惊扰的魂魄安稳的送回原地休息。说也奇怪,此后的施工进行得异常顺利,最终才让北京地铁工程如期完工。

  此后,尽管北京地铁又增加了好几条线路,城市的夜生活也越来越繁荣,但所有的地铁关闭时间都从没晚于23:00,因为那就是子时的开始,所有灵魂休息的时刻。

  口述:时间大概是九十年代初。当时我姥姥家住在那里,我小时候也在那里住。现在后院拆迁了,前院应该还在(就是军队院对着的比较老的红门)。当年的故事发生在这个院的厕所里,那个时候整个柳荫街几乎人人皆知。

  这个厕所在院子的最内侧。比较偏僻,因为没有人家愿意正门对着它。都是后窗户,而且封的特别严。小时候的感觉是院子很冷清,很安静。厕所这边就更安静了,卫生条件也很差没有人愿意多待。这个厕所整个大概有7平米左右。男女厕所都只有两个蹲位。男女侧两边只有一个还没有手电亮的灯泡照明。

  事情全院子都知道,是我姥姥和我详细讲的。就是在一天晚上十二点半左右,前院的一个老太太上厕所。刚进厕所蹲好就大叫一声,魂飞魄散的一样跑回了家。裤子都没有系好。到家里就不行了,躺在床上两眼瞪大直勾勾的瞪着天花板。我姥姥说第二天她去看那个老太太的时候老太太说她看见了一个半男半女的脸在厕所的墙面上,一阵阴气向她打了过来。吓的大叫了一声随后吓的连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的家。此后这个老太太太就大病一场,没有几天就故去了。到故去的时候眼睛都是瞪着天花板的。我姥姥还说70年代的时候也发生过同样的事情。那时候是一个40多岁中年男人在做木工活到10点左右,然后也是上厕所准备睡觉。结果发生的事情和现在一样,一个正是壮年的男人也是看见不干净东西以后没有几天就过世了。

  现在我姥姥也不在世了。不过要是问住在柳荫街的老街坊对这件事情应该都知道一些。那时候我岁数还不大,记得事情发生之后我就不敢去那个厕所了,晚上要是解大手都是去西边的西口袋胡同上,那里的厕所比较大。这几年这个厕所因为外来住户比较多不好清洁已经上了锁了。本院的住户都知道钥匙放在哪里(我记得前两年是人家后窗台的砖下面)。故事讲完了,反正对于我来说故事是真是的,因为虽然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可是周围的一切还有发生的事情确实是真实的。不信没有办法,不怕你去打听或者参观。

  这个故事是听十年多以前租住我姥姥家的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和我讲的,我记得那个人叫戎宁,是学美术的,现在好像在河北某个大学做教授。那时他刚毕业,和女友王X一起租住在我姥姥家。我经常和他聊天他和我讲的,因为当时院子里也出了事,所以经常会聊起这些事情来。

  事情是这样的:他的学校(具体哪个学校我记不清了,反正他是学美术的)在恭王府的附近,有一个男生宿舍是借用的恭王府的老房。那时候他还上学,住在宿舍里面,假期里别的同学都回了家,他留在北京。宿舍整个几间房有一段时间就他一个人。晚上的时候他经常听到有清朝宫女的那种方根鞋在廊子(应该知道什么是廊子吧)里走来走去的声音,而且感觉不止一个人,走得速度还很快。这时如果你一开门却什么都没有,声音也消失了。更恐怖的是晚上经常水房里的水龙头自己开,水龙头开的很大声音也很大。水房和廊子里的灯就更别提了,经常是刚关上,回到房间自己又开了。而且他很肯定当时宿舍里没有别人,不可能是人为的恶作剧。那时我听着就恐怖。后来听说恭王府里死了不少宫女里面很不干净。他说他练过气功,不怕这些东西,要是换了我早完蛋了。现在多少年过去了,有些也记不清了,如果我还能见到那个人一定在让他详细讲一遍。

  在凯奇大厦(好象是后面住宅楼)的地下2层(不然就是地1层)(时间过的太久,也记不清了)从正门口下去,下2层然后向南走有一个厕所里.那里很诡异.凯奇大厦.我和我弟弟去那玩.有急.然后去找了那个厕所.里面灯光很昏暗。那里的厕所是那种一个洞的那种.我一进去就感觉到恐怖.那种感觉真的很恐怖.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或许是那时候小`自己吓唬自己.用一个词来描述当时:毛骨悚然!一点不假.让人感觉到很压抑.感觉那里曾经发生过事情.我描述不好.其实我是准备搞大号的后来改了小号.我出来了我弟弟说也要去,等他出来的时候他说他没上.说有种好奇怪的感觉.我就把我的感觉和他说了,他说他也是..我们两个人描述了一下互相的感觉.越说越害怕秒年.跑了出来..

  后来好象是跑到双秀公园那边去上的厕所.那里人多.(双秀公园当时门票2毛,我那时天天去,也小,我不要钱.)

  事情反正是过了好多年了.现在描述也说不出当时的感受了...后来过了几年我又看见我弟弟说起这件事情,两人都有记忆.

  “晚上22点,本该19点收车的公交汽车路,却意外地出现在桥南的车站,里面没有灯,整个就是一个大黑盒子……”近日在金地格林小区的业主论坛上,一条关于“亦庄出现灵异公交车”的帖子,引起了社区业主的热烈讨论。十几年前,北京某趟夜班公交上“无脚乘客”的“传说”平息不久,如出一辙的“灵异公交传说”又在亦庄复制。对此,网友们各执一词,一些网友表示“越看越害怕”,还有一些网友则“嗤之以鼻”。而相关公交车队负责人表态,此事纯属虚构,但“传说”已经给他们造成了困扰,他们劝告社区居民不要盲目听信。

  十几年前,北京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第三医院,简称北医三院,发生了一件可怕的事情,造成了一死一疯...事情是这样的:

  有一天,北医三院太平间里发现少了一具尸体,是前天去世的。当时人们也没太在意,以为是那些家属为了逃避火化而土葬,偷偷把尸体运走了。

  当晚,值班小张和小刘象往常一样,一个在台填写晚间为病人送药的单子,一个在里面的药房给病人配药。那晚是小张在外面,小刘在里面。

  小张在认真的填写医生给病人开好的药单,这时,她从余光中看到一个病人从通道一边往这边走过来,她认为是病人起来去卫生间,所以也没在意,继续填写单子。

  那个病人走到她面前时,小张由于对臭味的反感,并没有抬头看病人,依然在填写单子,只希望那个病人赶紧离开。可那个病人却递过来了一张药单,并说道:“,您看看我的药是不是配错了。”

  小张接过药单一看,是她前天晚上值班是开出的一个单子:“李XX,男,56岁,心脏.....”什么!!!!!!李XX!!!小张这才意识到李XX就是前天去世的那个病人!!

  很多年后,在精神病院中的小刘,在心理医生的催眠下,讲出了那晚发生的事情................

  故宫作为游览胜地,每天接待着国内外上万名游客,但不是每个人都会知道这座紫禁城里面包含着另一种内容…… 有个人以前在故宫看门,据那个人

  说每天晚上都能听见有人在奏乐,而且有时能看见宫女太监排队走过。那个人家的孩子身体都不好,老人都说是因为那人受的阴气大,影响了下一代!

  不仅仅这样,大家有没有留意到,故宫里有很多院落都是被封起来的!不对游客开放,其实每一个府第都发生过用科学无法解释的现象,解放前还没有封的时候,在这些地方死了很多人!不是无故消失就是命亡,但始终是离奇得查不出原因,不过有一个共同点:死后如果还能见着尸体,那么尸体都没有脸皮。更慎人的就是一口井,平日白天的时候往下看,井底就是一些石头,杂草什么的,但每到晚上12点后往下看,只要天上有月亮,你会看到井底出现的不是石头,杂草,而是水,水上倒映的却不是你的面孔……

  当然也有科学人员解释了:故宫能看见宫女是有科学依据的,因为宫墙是红色的,含有四氧化三铁,而闪电可能会将电能传导下来,如果碰巧有宫女经过,那么这时候宫墙就相当于录象带的功能,如果以后再有闪电巧合出现,可能就会像录象放映一样,出现那个被录下来宫女的影子。

  不管怎样,想想故宫里那些长长窄窄的过道,长满荒草的墙头,如果晚上一个人走在那,突然看到前朝的宫女太监向你走来,就算再有科学依据,我也会吓破胆滴……5点,是故宫关门清客的时间。据说,那个钟点是故宫阴气最重的时刻。很多游人都感觉到,即使是在闷热的夏天,5点的故宫也会让人感到一种阴冷……

  崇文区永外革新里24号院曾发生了一件怪事:院中几间堆放纸品的仓库不时地出现零星的火点,时而又冒起阵阵的白烟。出现火情的次数竟多达70余次,而这仅仅是因为仓库管理员从这里经过。有猜测认为,这位管理员身怀特异功能。但自从离奇火情发生后,这位管理员就离开了这个仓库,从此仓库没有出现火情。北京理工大学火工与烟火技术实验室教授、博士生导师杜志明认为,从科学的角度出发,“人存在特异功能”这种说法是不被认可的,到目前为止,科学界还没有完善的理论来正确、合理地解释“人存在特异功能”的现象。

  北京[注: 北京有着三千余年的建城史和八百五十余年的建都史,最初见于记载的名字为“蓟”。时期,称北平。新中国成立后,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首都,]从十四年(1925年)的时候就有了电车,因为司机的脚下有一个脚蹬的铃铛,司机一边开车,一边用脚踏出有节奏的铛、铛、铛的声音。因为老北京的街道狭窄,有轨电车又多在繁华商市区行驶,轨道上有时经常有身挑肩扛的人占道走路,铜铃的响声就如同当今的汽车喇叭的作用,老百姓便用铛铛车当做有轨电车的代名词了。

  当然老北京的街面上还有少不了的黄包车,有钱的居民也有了属于自己的自行车。各类汽车也是往来穿梭,络绎不绝。

作者:admin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