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战友们的医疗福利有哪些?解读军队医疗

来源:未知2019-07-16 01:37

  ■全面推行军人门诊就医“一站通”服务新模式,取消人工划价环节,官兵在挂号就医后,可直接进行治疗、检查、取药

  ■全面建立大病优质专科诊疗机制,打破“体系转、逐级送”等传统转诊模式,开辟大病专科诊疗绿色通道,采取“一站式”定向转诊

  今年4月召开的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领导小组第七次会议,审议了《关于调整军人及其家属医疗保障有关事项的通知》,强调要把涉及官兵切身利益的事情做好做实,让官兵有更多获得感。

  军队医疗保障直接关系军人和军属的身心健康,事关部队练兵备战和保障打赢。这是涉及广大战友切身利益的实事,更是稳军心、促改革的好事。近年来,军委后勤保障部和联勤保障部队积极贯彻军人医疗政策制度,创新推出了一系列卫勤服务新举措。可以说,改革释放的“红利”实实在在。

  解放军报日前刊发的一则消息披露:继全军干部在军队医院门诊就医实现“一”后,从2019年1月1日起,全军士官、义务兵、学员及持有军人保障卡的军人家属,实现军队医院门诊就医“一”;自4月13日起,调整后的军人及其家属医疗保障有关政策正式实施,将所有未满18岁的军人子女纳入军队医疗保障对象。

  那么,除了就医“一”、军人子女医疗保障政策,战友们还享有哪些军队医疗政策福利?广大战友看病就医过程中,还应留心哪些注意事项?请看有关部门的权威解读。

  为准确掌握卫勤系统为兵服务情况,联勤保障部队在所属医疗机构开展为部队服务满意度网络测评。战友们如何看待这项工作?这项工作成效如何?请看记者的一线调查——

  “这是医院为部队服务满意度网络测评宣传卡,请战友在康复出院后,根据住院期间医院的服务保障情况自行参加测评……”6月15日上午,中部战区总医院住院大楼里,值班为新一批住院的官兵配送洗漱用品时,还向他们发放了一张印有二维码的卡片。

  “为客观评价为兵服务品质,我们根据上级机关要求,在门诊挂号、审核收费、病区住院等军人就诊窗口、点位,通过医护人员结合健康宣教、出院随访等时机发放卡片,积极引导就医官兵参加测评。”医院军人诊区主任吴高贤,手里拿着一张宣传卡片介绍道。

  因左脚脚踝骨折入院治疗20天的陆军某舟桥旅上等兵吴石,准备办理出院手续。在出院结算中心,他在导医人员的引导下,使用自助结算机刷卡操作,不到1分钟,出院手续就办理完毕。吴石说,他对医院的为兵服务比较满意,实打实感受到了军队医院服务理念的转变。

  说话间,吴石取出手机通过微信“扫一扫”功能进行满意度网络测评。盯着手机上的测评页面,他思考许久,最终结合这次住院体验完成评价,并写下“在住院楼层增设洗衣机等生活设施、在偏远部队设置前置药房”的建议。

  吴石所在的某舟桥旅卫生队队长马俊坦言,相比以往粗放的调查问卷形式,网络测评覆盖面更广,体现在就诊的每一个环节……基层官兵向医疗机构提出建议的渠道畅通了,不少问题迎刃而解。

  在门诊部的军人诊区,战士杨超壬正借助一台军队人员自助就医系统进行挂号。杨超壬是东部战区某旅上士,前段时间,他来到驻武汉某军校参加短期培训,这是他第一次前往跨体系医院看病。

  “如今看病方便多了!我到非体系医院看病,挂号、检查、诊断以及开药,一路都很顺畅。”杨超壬笑着说,“要是在以前,我只能自费到地方医院看病……军人看病不再难,这也是军人职业荣誉感的体现。”

  去年底,几名来武汉某军校培训的部队官兵,在网络测评时反映“身份证明手续烦琐、不熟悉科室布局”等情况。为此,医院主动与驻地各军队院校联系,将每次的培训人员名单提前录入系统,确保官兵来医院后不用再出示身份证明和转诊手续,直接就能挂号就医。

  “只有畅通建议渠道,才能‘对症下药’,出台的举措才能做到接地气、冒热气……让官兵从心理上有认同感才是真正的惠兵。”吴高贤说,“有了网络测评这个‘电子监督员’,我们的保障工作事实上无时不在接受广大战友的监督。这也促使我们学会换位思考,设身处地想官兵之所想、急官兵之所急,不断改进优化服务。”

  不久前,某部战士黄俊腰伤复发到医院挂了专家号。那天出诊专家少,加之排队待诊时间长,他延误了归队时间。

  几天后,黄俊通过强军网的“为部队服务满意度网络测评平台”诉说“委屈”。医院收到这一反馈后,专门在军人门诊增加专家出诊人数,并明确规定,军队伤病员住院必须由资深医生首诊,让普通官兵享受优质医疗资源。

  还有一次,驻地偏远的海军某部上士陈建因左脚跟腱损伤,一大早从部队请假到医院骨科问诊。由于往返路途较远,等不到核磁检查结果出来,他就又赶回了部队。

  在分析满意度测评报告时,医院发现不少像陈建一样的偏远部队官兵都有类似的就医烦恼。他们提出,偏远部队官兵来院就诊“最多跑一次”倡议——不需要二次检查治疗的官兵,由值班登记官兵联系方式,负责代取报告,送至相对应科室医生诊断;再根据医嘱开好药品,统一寄给部队官兵。

  “真正搞好为兵服务,先要学会倾听。”联勤保障部队卫勤局领导说,官兵的就诊需求,就是我们提升保障品质的努力方向。

  负责人:从今年开始,联勤部队所属医院全面推行军人门诊就医“一站通”服务新模式。战友们在挂号就医后,可以直接进行治疗、检查、取药,取消人工划价环节,所有项目在后台自动划价。这个小举措,将让广大官兵就医更加方便快捷。

  负责人:我们率先提出“军人及其家属优先”,保证做到凡是有军人就诊的医疗区域就有优先标识,确保军人看病始终优先。主动破解军人家属身份识别政策瓶颈,做到凡是军人本人陪同就医的一律予以优先,凡是能证明军人家属身份的(军人配偶、子女、父母、配偶父母)一律予以优先,切实提升军人获得感和职业荣誉感。有条件的医院要对退役残疾军人予以优先,并视情推广到全部退役军人。

  负责人:联勤卫勤已全面建立大病优质专科诊疗机制,打破“体系转、逐层转”等传统转诊模式,开辟大病专科诊疗绿色通道,对军队伤病员根据病情和治疗需要,采取“一站式”定向直接转诊。如有特殊情况需跨联勤保障中心的,由联勤保障部队向相关医院下达任务组织实施。

  负责人:为集中优质医疗资源服务官兵,解决小远散部队官兵看病难,我们已开展虚拟联勤医院试点,进一步整合联勤卫勤的优质医疗资源,构建覆盖联勤医院、小远散单位、干休所的一体化服务保障网络,采取线上诊断、治疗指导与线下检查、治疗实施相结合的方式,向联勤保障区域军队人员提供优质、高效、及时的远程医疗服务,打造联勤保障部队“医疗方舟”服务品牌。

  负责人:官兵满意就是我们努力的目标。2017年以来,我们在所有联勤医院的院区、派驻门诊部公布了“医疗服务保障热线”,全面覆盖门诊大厅、挂号窗口、导医台、取药窗口、辅诊科室登记室、临床科室站等位置。

  官兵在就诊过程中的想法、需求、疑问,都可以直通医院机关、联勤保障中心卫勤处和解放军总医院卫勤部、联勤保障部队卫勤局。当然,还是建议逐级反映问题。

  去年,联勤卫勤探索为部队服务满意度网络测评模式,运用强军网和互联网,以网络问卷调查形式,远程采集官兵在联勤医院的真实就医体验,深入分析查找漏洞短板,持续改进为部队服务工作质量。

  自运行以来,先后有20多万人次参加网络测评。官兵的一次次意见反馈,使得医疗服务工作更有针对性。现已在军人住院待床、“一”执行不力等重点问题方面持续发力改进,创新服务措施,推动政策落地。从数据观察角度,分析评价官兵的意见建议。

  负责人:基层官兵一直是我们最关注的服务保障人群。近年来,我们探索建立医院对旅团、科室对营连、科室骨干对基层军医的对口帮带和沟通反馈平台。

  医院为部队服务机构与部队卫生机构建立精准精确、直接直达的沟通协调渠道,逐步为基层部队官兵提供电话预约、咨询、复诊、慢病管理等远程医疗服务,突发应急事件响应更加迅速,官兵就医难题正在得到解决。

  负责人:2018年,联勤卫勤已派出2500余支医疗队、1.5万人次专家,深入保障区域内边防、海岛、高山等小远散单位和基层一线余个独立营区部队,巡诊官兵34万人次。今年,我们继续组织所属医院医务人员深入基层部队、驻训部队开展医疗巡诊服务活动,为部队开展实战化军事训练提供优质高效医疗保障。

  去年,我们精心遴选人员组成6支心理服务专家队,分赴29个基层单位,先后开展心理辅导70余次,直接服务官兵7000余人次,打通了心理服务工作的“最后一公里”。今年,我们在开展日常心理巡回服务的同时,将建成完善集心理门诊、网络咨询、视频宣教、骨干培训、巡回服务和档案管理于一体的经常性心理服务体系。

  “我们驻守远离陆地的庙子湖岛,是‘智慧医疗’让我们实现看病不出岛……”近日,无锡联勤保障中心某医院收到一封感谢信。信中,某部官兵的话语真切感人。

  为此,医院为兵服务办公室与信息科派出骨干力量,梳理分析体系部队官兵近5年就诊数据,归纳各类病种病情和治疗方案。针对官兵所患病多为常见病、慢性病的实际,他们与专家形成共识:在确保安全保密的情况下,常见病、慢性病通过网络进行线上诊治,再邮递药品上山进岛;多发病、急性病症,通过专家网上视频指导,协助基层医疗单位进行诊断治疗。

  网上开展诊疗服务,可增加基层医务人员与医院同行网上业务交流机会,带动基层医疗水平共同提高。在体系部队设立前置药房,由医院针对部队用药情况定期进行补充,不仅能确保药品的精准配备,还能避免药品过期浪费,部分解决偏远部队看病难问题,提高保障质量水准。

  救护车疾驰、信息流穿梭、保障线逐级建立……近日,无锡联勤保障中心某医院一场信息化卫勤保障演练悄然展开。“伤员”转运至野战医院后,接诊方燕手持平板电脑,根据军医孙军战口述,快速录入病历,同步分检送至各医疗模块。

  演练“中军帐”内,指挥组通过网络终端获取接治信息、调配力量编成,向各组下达检查、收容和手术准备命令。

  救治收容组内,“伤员”未到,伤情已汇集。军医甘朝兵根据伤情展开会诊、做好接治准备;长李俊快速分配床位。“伤员”到达后,王艳扫描腕带即刻获取“伤员”信息,将“伤员”安排至指定床位,通知医护人员展开救治。

  “战伤救治,时间就是生命。被称为‘电子伤票’的信息系统投入使用,优化了救治流程,提升了救治效率。”医疗队队长绳慧峰介绍,他们注重发挥信息化手段在卫勤保障能力建设中的作用,从而缩短了野外伤情检查时间和手术准备时间。

  答:现役军官、文职干部,以及军队管理的离休、退休干部;士官(含军队管理的退休士官)、义务兵、有军籍的院校学员;改革期间现役干部转改的文职人员参照现役军人执行。

  与上述人员具有法定父母与子女关系的未满18周岁的子女,以及已满18周岁、经鉴定丧失生活自理能力或仍在中学、中专就读的子女,均纳入军队医疗保障对象,在军队医疗机构就医,合理医疗范围内免费。

  答:经指定的军队医院鉴定丧失生活自理能力,以及由军人所在师以上单位工作部门证明仍在中学、中专就读,并按照规定程序办理军人保障卡。

  答:持通过审核的《保障卡个人信息登记表》或团以上单位相关证明、身份证(出生医学证明)复印件,可以在体系医院就诊、住院,并通过体系医院逐级转诊住院就医。

  答:可以。按照军队医院门诊就医“一”政策执行,持通过审核的《保障卡个人信息登记表》或团以上单位相关证明、身份证(出生医学证明)复印件,可以在非体系医院门诊就医。

  答:由军队医院按照义齿修复收费标准(非单纯耗材费),在报销标准内的费用免收,报销标准外的费用由个人自付,不再回单位报销。各省物价标准不同,个人选择义齿材料不同,需要自费的金额不同。

  答:可以。按照军队医院门诊就医“一”政策执行,在报销标准内的费用免收,报销标准外的费用由个人自付,不再回单位报销。

  答:经检查符合配镜和装配助听器条件的,履行报批手续后,可以自愿选择任何机构配镜和装配助听器。实行派驻医疗保障的单位,由派驻医疗保障机构批准,并在标准内审核报销费用;未实行派驻医疗保障的单位,由所在单位批准,并在标准内审核报销费用。

  答:不享受。新标准是对原《军人及其家属医疗费用管理规定》明确的报销标准予以提高,只面向现役军人和军队管理的离休、退休干部、退休士官。

  问:政策自2019年4月13日起施行,4月13日至军队医院信息系统调整完毕前,军队医院收取的合理医疗费用,可以退还吗?

  答:可以。师职以下官兵和18岁以下军人子女可以持军人保障卡或团以上单位相关证明和相关,直接到医疗机构收费窗口办理退费手续。

  答:提供可以证明身份的证件、证明、介绍信等,通过军人保障卡信息卫生服务平台提供的医疗账号等信息挂号;未携带任何证件、证明、介绍信的,急诊可使用身份证号在卫生服务平台核实身份,进行保障。

  答:体系内新兵就医,由部队卫生机构开具介绍信或证明,医院以身份证号作为医疗账号就医。非体系内新兵就医,急诊只要能证明军人身份,一律予以保障;普通门诊,根据卫生服务平台数据查验结果进行保障;经医院转诊的,正常接诊收治。

  答:按照现行规定由体系医院负责实施。女军人可以凭军人身份证明到配偶、父母、公婆所在地的军队医院分娩。

  答:伤病情危急需紧急住院治疗的,接诊医院应当及时安排收住院,达到临床治愈标准后办理出院,其后续治疗原则上应当回体系医院实施。其他情况需住非体系医院的,仍按照现行转诊办法实施。

作者:admin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