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教育全国性监管文件将发布 填补在线教育法

来源:未知2019-07-11 23:19

  【在线教育全国性监管文件将发布】经过近年的迅猛发展,在线教育行业暴露出各种短板和乱象。今年全国期间,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曾表示,对部分线下培训教育机构转移到线上的问题,已经研究制定综合治理文件,对其进行规范,要“线上线下综合治理”。南都记者从权威渠道获悉,这份文件将于近期发布。(南方都市报)经过近年的迅猛发展,在线教育行业暴露出各种短板和乱象。今年全国期间,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曾表示,对部分线下培训教育机构转移到线上的问题,已经研究制定综合治理文件,对其进行规范,要“线上线下综合治理”。南都记者从权威渠道获悉,这份文件将于近期发布。

  随着资本市场和创业者的不断涌入,近几年来,在线教育行业经历了一段快速发展期。不可否认,产业的巨大变革为教育资源优化带来颠覆性作用,但对于新业态存在问题的治理和监管,也迫在眉睫。在线教育领域乱象中的一个突出问题体现在,仅K12(12年中小学教育)领域,就有不少学习类App上被曝出存在大量不雅、性暗示等内容。

  这些乱象如何监管?有观点认为,互联网产业具有复杂性、多样性特征,在线教育涉及的面又广,如何厘清其监管权,是一大难题。近年来,就有网信办、教育部、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等部门从各自职能端入手,分头采取监管和治理措施。

  有业内人士向南都谈道:一方面,由于学习类App等互联网线上产品监管存在诸多困难,许多地方尚未实质性开展前置审查管理。另一方面,线上教育分工难、属地难、形态多变、无先例可循,线上教育监管涉及众多部门,协调难度大,“谁监管、监管谁、如何监管”也成为困扰难题。

  “如何”属地管理“这个问题就很难破解。一个学习类App,有可能是海外开发、国内使用,或者是外省开发、全国通用,怎样明确”属地“并进行管理就很困难。”该业内人士说。

  同时,线上教育产品数量庞大、类型复杂、形态多样,也让从源头上对学习类App逐一进行前置审查难度极大。以广东省为例,“学生数量、市场体量、产品种类之多,位居全国前列,进行试点的难度尤其大。”广东省教育厅相关人士曾向南都坦言。

  加强对在线教育行业监管和治理的呼声,也持续了两三年。尤其是在今年全国期间,不少代表、政协委员还就此递交议案、建议,或是“联合发声”。全国政协委员、民进上海市委专职副主委胡卫在提案中建议,应出台专门“在线教育管理法”。

  胡卫认为:相关部门首先需要厘清责任分工。比如,互联网资质管理应由国家新闻出版署及工业和信息化部门工负责,而办学许可、日常管理及教学督导等应由教育行政部门负责,多个部门可以通过成立“联合工作组”的形式,构建起对在线教育的综合治理网络,强化监管。

  他还建议,相关部门出台专门针对在线教育的管理办法。由国家层面统一制定在线教育行业的准入标准,明确举办者资质、服务器地点、聘用教师的资质要求以及选用的教材需备案等,确保在线教育行业的发展和治理有法可依,有章可循。

  此外,在风险防控上,一方面可运用技术,开发专门网络筛查工具,对App中涉黄、暴力等不当内容进行“敏感词”筛选,以免对未成年人身心健康造成不良影响;另一方面,要打造即时、开放的监管平台和公共信息平台,畅通举报、申诉渠道,以压缩违法违规办学空间,同时可实施白名单制度,通过树立一批规范办学典范,营造良好办学生态。

  民进中央朱永新也在今年全国期间建议,可借鉴直播平台的管理经验,通过实施平台所在地备案制度,对学习类A pp实现实时监管。

  湖北省会副主任周洪宇也曾在2017年全国期间提交了《关于加强互联网教育立法的议案》。他认为,目前互联网教育发展非常快,势头也很猛,但无序化程度很高,亟须立法规范。

  多位观察者认为,全国性监管文件的出台,已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从全国层面来看,去年开始,已就“试水”在线月,教育部等先是发布《关于健全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整改若干工作机制的通知》,提出面向中小学生的利用互联网技术在线实施培训教育活动机构,需要向省级教育行政部门备案,“线上线下同步监管”。

  紧接着,教育部在《关于严禁有害App进入中小学校园的通知》中,又要求严格审查进入校园的学习类A pp,凡未经备案审查的学习类App一律禁止在校园内使用。这是教育部对于K 12领域在线教育发出的首个正式“整改令”。

  而在地方层面,各地政府也在逐渐摸索解决方案:探索分类监管、分阶段监管。即按照学段和在线教育类型来“认领”监管权。

  在“应该通过什么方式来监管”的问题上,答案也逐渐明晰。一般而言,各地采取的做法是面对中小学的在线教育产品必须要在教育部门进行登记审查,获得“准入证”。

  此外,多地政府还尝试由教育行政部门牵头进行综合整治,广东对学习类App的管理开先河,率先出台省级层面监管政策,被业内喻为“教科书”。

  根据已公开的政策文件进行统计,南都记者发现,截至目前,北京、广东、上海、四川、河北、宁夏、浙江等地都相继出台政策对K12在线教育进行监管。

  对于在线教育的监管,广东“第一个吃螃蟹”。今年3月底,广东出台《广东省面向中小学生校园学习类App管理暂行办法》,并于日前正式实施。在业内看来,广东无疑是向前迈进了一大步,为全国打了个“样”,甚至有评价称:广东这份监管政策“达到教科书级别”。为何被称为“教科书”级别?从内容来看,广东的《办法》共约20000字,包括正文和配套文本,其中正文共15条,介绍了校园学习类App内容审查管理的政策依据、审查范围、部门分工、内容要求、审查时限、动态监管、实施时间、市县职责等。

  审查范围上,《办法》先从与教学、课堂最密切、企业通过教师组织学生用户最多的中小学校园学习类App开始,从狭义的校园学习类App切入,将其先纳入管理,对学生自行下载、家长课后下载的App等产品,暂不列入审查范围。“此举一是保持广东互联网线上教育活动的连续性和稳定性,为快速实施本管理办法创造条件;二是可以探索经验,后续如果需要将审查管理的范围扩展至其他广义的学习类App乃至线上教育培训活动,或者拓充至高校学生的App管理等,审查将提供有益经验”。

  审查程序上,广东省教育厅将集中组织力量统一审查,采用了初核、复审、公示、登记等步骤,以服务企业为主,免费登记。确认材料齐备情况下,承诺60天内完成审查,通过的列入白名单,畅通企业进校园渠道。实行省级一次审查,市、县、学校使用监督,减轻基层和学校、企业负担。

  从今年6月1日起,广东正式接受企业申报并审查,确保60天内完成审查。各市、县、学校从2019年9月1日起,对于面向广东省中小学生的校园学习类App,均需在省教育厅审查登记后列入白名单的产品库里面选取后才能推荐给学生使用。

  《管理办法》的出台,意味着广东成为第一个制定校园学习类App省级监管细则的省份,也是第一个省级层面将校园学习类App直接进行前置审查的省份。具体来看,是从源头上进行管理,从全省范围全部进行前置审查,通过后列入白名单,供学校自主选用,从源头上为全省中小学生建立安全滤网。

  用户规模庞大,产品数量巨大,要如何实行监管?广东省在管理方式上进行了探索创新,成为首个面向中小学生的校园学习类A pp实行黑灰白名单和红黄牌动态管理制度的省份。

  即审查通过并列入白名单不代表一劳永逸,后续若出现问题、查证属实,采用黄牌、红牌进行处理。在监管上,畅通举报受理渠道,通过广大学生、家长用户来监督、投诉,广东省教育厅认真受理群众的举报,一旦查证属实,给予黄牌或者红牌处理。

  “这意味着,一旦获红牌,企业将失去广东省庞大的学生用户市场,对校园学习类A pp主办者形成非常强的影响力。”省教育厅相关负责人介绍,学习类A pp由于其产品的跨地域性,省内的App乃至各省的App很多时候是同一个产品,完全一样。

  据介绍,经广东省审核列入白名单之后,其他兄弟省份可以直接认定、引用。在业内人士看来,广东出台的这份文件,一个重要意义还在于,或将为全国性监管政策实施提供参考。

  全球资本市场深夜欢腾了!美联储降息预期重新明确!美股创历史新高 金价狂飙 A股深夜已被定调?

  全球资本市场深夜欢腾了!美联储降息预期重新明确!美股创历史新高 金价狂飙 A股深夜已被定调?

作者:admin 责任编辑:admin